徐霞 徐來斌
  一起交通肇事案件,卻接連出現三名投案自首的犯罪嫌疑人,這聽起來有些離奇的事情卻真實地發生在河南省獲嘉縣。10月23日,獲嘉縣法院開庭審理徐成才交通肇事一案,該案沒有當庭宣判。
  2013年6月14日22時許,家住獲嘉縣城的李英琴(化名)騎著電動車送7歲的外孫女和5歲的外孫回家。當時雖然天色已晚,但獲嘉縣城依然繁華熱鬧,夜市大排檔一片喧嘩。
  當李英琴行至城區中心花園路段時,突然被一輛由北向南飛速行駛的轎車撞倒了。巨大的撞擊聲驚動了在周圍納涼及在附近大排檔吃飯的群眾,他們紛紛圍了過來,有人大喊:“撞人了,快救人!”“別讓車跑了!”
  很快,120急救車趕到了肇事現場。李英琴和5歲的外孫還有氣息,被抬上了救護車,但其7歲的外孫女卻已經停止了呼吸。
  不久,交警也趕到了現場,現場勘查工作隨之展開。在詢問周圍群眾時,他們紛紛譴責肇事司機:“太缺德了,撞了人就跑,不怕遭報應?”“這樣的人抓到了就應該狠狠懲罰!”
  一位目擊者告訴交警,肇事司機根本就沒有下車,事故發生後就開著肇事車輛逃離了現場,但他透過車窗玻璃看到肇事司機是一名50歲左右的男性。
  正當交警在現場調查時,有人來投案了。投案者是一名女性,30歲左右,她承認自己就是肇事司機,願意對事故負責。儘管與目擊者所說的不一致,但交警還是把這個叫徐曉飛的女子帶回交警大隊進行調查。
  讓交警想不到的是,第二天又有人來投案了。6月15日傍晚,一名30歲左右的男子來到獲嘉縣交警大隊,稱自己才是真正的肇事司機。
  這名投案者叫黃磊,是前一名投案者徐曉飛的丈夫。他告訴交警,當晚由於事情發生得比較突然,他很害怕就開著車逃離了現場,之後給妻子徐曉飛打了電話,徐曉飛就去現場替自己頂包了。
  但是,交警卻從黃磊的供述中發現了疑點:黃磊完全不能對事故的發生過程進行準確描述,甚至連現場位置都不能準確確定,如果不是酒後駕駛,這不應該是一個肇事司機應有的表現。黃磊和徐曉飛誰才是真正的肇事者呢?
  面對交警的疑問,黃磊仍然一口咬定自己就是肇事司機。獲嘉縣交警大隊通過技術手段發現,黃磊在案發時間並沒有在獲嘉縣城,而是和朋友們在新鄉市某飯店吃飯,這也得到了黃磊朋友們的證實。再加上事故現場目擊群眾的證言,交警初步斷定,黃磊夫婦並不是真正的肇事者。
  他們為什麼來投案?他們是在替誰頂包?誰才是此案的真正肇事者呢?
  案情還沒有水落石出,醫院卻傳來了不幸的消息:李英琴經搶救無效死亡。兩死一傷,這對於一個家庭來說無疑是晴天霹靂。
  一起看似簡單的交通肇事案件卻遲遲不能將真正的肇事者繩之以法,交警們承受了巨大的壓力。
  正當案件陷入僵局之時,又一位投案者來了。6月23日,一名50歲左右的男子來到獲嘉縣交警大隊,稱自己是真正的肇事者,前面兩人是給自己頂包的。
  這名男子叫徐成才,是徐曉飛的父親。通過他的講述,交警們弄清楚了事情的來龍去脈。
  6月14日晚上事故發生後,徐成才心裡非常害怕,就給女兒徐曉飛打了電話。徐曉飛隨後趕到縣城北環路上,找到了躲在那裡的父親。看到父親驚慌失措、語無倫次的樣子,徐曉飛決定由自己前去頂包,而父親則留在外面利用各種社會關係進行活動,希望能夠大事化小、小事化了。黃磊在得知自己的妻子替岳父頂包以後,感到家裡還有兩個孩子和老人需要照顧,實在離不開徐曉飛,而且他認為只要有人投案認罪,是誰都無所謂,於是也前往交警大隊投案。事故發生後,徐成才的腦海裡經常會出現那血腥的一幕,晚上時常做噩夢,在女兒女婿相繼為自己頂包之後,他更是深感不安,再加上交警部門一直沒有停止調查,他意識到自己早晚有一天會落網,與其整天擔驚受怕,不如早點接受法律懲罰,於是他終於下定決心投案自首。
  歸案之後,徐成才對被害人的家屬進行了經濟賠償,並最終取得了他們的諒解,但兩條鮮活的生命卻已經逝去了,這一切都已無法輓回。
  8月2日,獲嘉縣公安局將該案移送獲嘉縣檢察院審查起訴。獲嘉縣檢察院受案後非常重視,指派公訴科辦案骨幹負責此案。經過認真梳理、比對證據,該院認為徐成才涉嫌交通肇事犯罪事實清楚,證據確實充分,並於8月15日以涉嫌交通肇事罪對其提起公訴(黃磊、徐曉飛因涉嫌包庇罪,已被公安機關立案偵查)。
  一起交通肇事案件,三名投案自首者,這場頂包鬧劇最終以三人被追究刑事責任收場。結局不僅令人可憐,更令人可惜。
  法律不是兒戲,它必然會懲罰有證據證明實施了違法犯罪的人。天網恢恢,疏而不漏,或許說的就是這個道理吧。  (原標題:肇事者是誰)
創作者介紹

青島

ru67ruxyuv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